不仅是天才,还是帅哥,真是太完美了

雷狮睡着的样子很安静。那大概是她唯一接近死亡的状态,浅眠并没能影响她的睡眠质量,眼睫并不颤动,面容平静。她的皮肤很白,大多数时间是红润的,但偏偏在刺眼的阳光下是苍白色,让安迷修总想要叫醒她,以验证她是否真的死了。

睡醒过后雷狮便会臭着一张脸听课,数学书上被她用潦草的行楷写满笔记,题型记录本上尽是涂改带修正过的痕迹,这归咎于她天生随心所欲,但视觉效果仍然重要。她挺直腰板的时候短袖校服能够将她曲线漂亮的躯干稍稍勾勒出大致的弧度,除却睡觉,认真听课的雷狮所造成的死寂也是难能可贵的。大多数时间她像脱笼的鸟去到教室走廊、小卖部或者玩弄价值小几万块的多媒体电脑,坐在讲台上能把自己弄得一屁股粉笔灰,但她总不在意这些,顶多只是笑骂那些调侃她的人嫉妒老子身材好。

她不是正常意义上的女生。安迷修想。她不爱美,却总能将自己打扮得漂亮。一个真正爱美的女孩会将自己从头处理到尾,像切好片的新鲜三文鱼,以最好的一面展现给所有人看。雷狮不一样,她时常忘了喷香水、不带镜子,口红虽然颜色多样,但一周下来有三天半忘了涂,就连那个星星蝴蝶结也时常忘了夹在半头的小马尾上。可她就是比俗脂庸粉好看千倍万倍,这也许就是天生丽质难自弃。

所以你要说她不修边幅也好,干干净净也罢,处子或脱兔对于雷狮而言都不适用。某个气温十九度的上午,雷狮在睡觉,因为冷而皱眉头。安迷修怜香惜玉心态发作,把自己那件尺码一米八的外套披在她身上,事后它成了她的所有物,接下来的两年再也没有还给过安迷修。安迷修的外套成了雷狮腰间的标志,两只袖管打个简易的交叉就可以牢牢固定在她腰上,纷乱的衣摆像公主裙。她从未提过还,安迷修便也当没发生过这件事,但他的同桌有个不讲理原则:既然雷狮拥有了他的外套,那么安迷修也应该属于她。

2018-09-30 热度(230) 评论(15)
评论(15)
热度(230)

© 老子是天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