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活
秦君/卫星
绑画@北冥有鱼 川

“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2017-10-22 热度(6)

分手后的某一天

很俗套的爱情故事

没有写满九十分的九十分,想了想还是不艾特了,自己摸鱼


雷狮喝水的时候不小心用了落满灰尘的旧杯子。


吸收了从空调里吹出的尘埃与燃过的烟的有害气体,放了大概半个月以上的水把这些垃圾混杂在一起,顺着食管进入雷狮的口腔。他刚喝了一口就感觉不对,一半进了肚,一半含在嘴里,都是冰凉凉的。


他从容不迫地走到水池边吐掉,顺手将残留的液体一齐倒光。水顺着瓷杯壁滑下,从水槽流入下水管道,同这座城市里最肮脏的东西合为一体——掉发,呕吐物,浸泡过打了农药蔬菜的水,数不胜数。雷狮看着在槽底积了一小潭的水,想起一些东西:想到安迷修离开之后只带走了几件衣服,牙刷、杯子、剃须刀都...

2017-10-21 热度(68) 评论(2)

其实我很不想写稿…………………………

写这种东西说实话还是我自己开心……但是一旦扯上商用这样的,不管初衷是不是喜欢,我就感觉真的有些困难了

也没有说不好,有一种被逼迫着写的感觉,我真的挺不想要的,主要是什么都已经准备好了,这时候跑路很不负责任……

哎……

2017-10-21 热度(6) 评论(3)

让我想到一场奋不顾身的爱情,起源是某个夏日雷狮推着自行车在蝉鸣中行走,突兀看见从下坡路上走来的,穿着白衬衫与高腰裤的安迷修。

他把衣服安安分分地塞进裤腰里,因为短袖而露出一截上臂与小臂,白皙的脚踝被低袜堪堪勾勒出一点骨感的弧线。雷狮推着自行车从他身边经过,突然说,我知道这句话很老套,但是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或者,我能不能跟你谈一场恋爱。

2017-10-21 热度(21)

有点想看此花亭奇谭的雷安(有病

骑士小狐狸初出山,面对未曾接触过的世界有些不知道怎么应付,懵懵懂懂地去海盗团应聘

老板雷狮心说哦哟还有点可爱的嘛,养着玩玩好了

从上到下一点点教怎么接待各种客人,期间不断压榨调戏,结果就王八看绿豆看对眼了

当天住宿打半折


可能说的不太清楚,海盗团对应原作是此花亭,一家旅馆(。。。)大家都是狐狸娘的那种

对应的就有兽耳海盗团!!(。

2017-10-21 热度(19)

没心思

2017-10-21 热度(39) 评论(5)

我来求证一件事。

他说,你知道这个人生前是个恶人吗?

小孩子坐在大理石墓碑上,两条纤细的小腿不停地晃荡,白花花的。阴雨天气没有什么人会到墓园来,安迷修打着黑色的伞,看了他一眼,将伞伸过去一些,说我知道。

深色西装将他的身材衬得挺拔,小孩子将鲜红的天鹅绒外袍裹紧一些,眨了眨那双以紫水晶雕琢成型的眼睛。像十八岁的灵魂蜷缩在九岁的肉体中,安迷修同他对视时想起雷狮下葬的场景,眼睛被眼皮与那条白色的头巾蒙上,棺材盖合上后再无重见天日的机会。

你看。小孩子伸出手,雨水溅到他手上时化成几朵嫩黄的小花,此时安迷修才发现墓园中堆满了花朵,被伞遮蔽雨水的地面倒是空白,而伞面上也点缀不少黄色。

这条离开墓园的路被花朵堵住,而...

2017-10-21 热度(49) 评论(11)

是啊,我是狗屎,但是老子也想牛逼一点的嘛

低脂奶粉:

转过来继续自勉
努力提升自我👌


隰有榆:



其实你并不会写东西,你从一开始就在模仿,模仿你看过的书,模仿你看过的文,你东拼西凑扯上锦缎丝绸,点缀金粉,试图将条条框框套上,后来又尽量升华自己的主题。但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内在。你写的东西没有中心没有骨架,仅有的一张皮囊也不三不四。
你该做的不是整天写这些狗屁不通装逼卖词汇量的句子,而是静下心来想想适合自己的文风究竟是什么,该怎么让自己积累更多有用的东西。
养一盆属于自己的花。


2017-10-20 热度(311) 评论(7)

Le città invisibili

我想:也许阿德尔玛是人们垂死时抵达的城市,每个人都能在这里与故人重逢。这就标志着我也是死人。我又想:这也标志着彼世并不快乐。

2017-10-20 热度(7) 评论(4)

是hp

霍格沃茨的任何一样东西,总是与麻瓜们的不同——天气晴朗虽同样长久,但暴雨却是漫长无止境的。下雨的时候黑湖会上漫不少,窗玻璃永远蒙着一层浅浅的雾气,烛火摇曳的图书馆内会被风贯穿好几次。
当安迷修抱着一摞刚看完的,马上就要到达归还期限的如尼文古籍,去往图书馆的时候碰到了雷狮。那时候他们还没有交往,仍然处在一种仇敌相见分外眼红的状态。雷狮看见差点被书压塌的安迷修发出一阵讥讽的笑声,就算雨声再大,安迷修即使被挡着脸也能知道这声音是谁的,干脆置之不理。
哈,我看见了谁。——一个还没有书高的格兰芬多狮子。雷狮掠过他身边的时候凉凉的说了一句,安迷修转身,古书掉在地上拍起不少灰尘,沉闷的落地声引得雷狮的停步。
斯莱...

2017-10-20 热度(75) 评论(3)

上课听老师讲作者背景讲到文(不知道会不会被河蟹)革,感觉很……难过,也感觉很微妙
看过这个背景的雷安,压抑感很重,心里很不舒服,可是很好看,所有的一切都顺理成章,最好的悲剧就是理所当然
……哎,好想写顺理成章的得不到,或者理所当然的有缘无分

2017-10-20 热度(9)

要是哪天我也能写完一篇连载我恐怕也很牛逼了
想想就好
白嫖真是快乐。。。。
写不动,溜了
常常要依靠“你需要冷静”的念头才能让自己不删博
然后,才发现,删不删其实也无所谓,因为没有人会在意我是不是删了,更何况也没有人会因为我的离开而难过呀

2017-10-20 热度(5) 评论(17)

走路的时候想着被车撞死应该挺好的
家里人会有赔偿,我可以迅速的死掉
昨天玩了vr,往周围看的时候太阳沉下来了,晚霞,归鸟,肉眼可见的污浊空气,这是一个糟糕又宁静的世界,跳楼应该很爽
本来老板说只让我体验站在一根杆上往下看的感觉,但是腿一直抖,一不小心摔下来了
从杆上掉下来没有距离,但是眼镜里我看见自己迅速下坠,最终看见橘色的天空,然后摔进草丛里,死掉了
死亡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2017-10-20 热度(10) 评论(9)

在名朋比在别的地方开心多了。
可以假装自己很有意思,有人理,不会一个人莫名其妙大哭嘶吼,责怪自己废物了。
起码还是很有意思的嘛。

2017-10-18 热度(6) 评论(5)

我真是个好哥哥啊。

2017-10-18 热度(17) 评论(10)

准备洗澡的时候拿项链,勾住耳钉一起扯,痛得蹲地上
然后把耳钉拆下来,全程不用担心被扯耳朵,梳头发的时候,太快乐了
啊,真爽

2017-10-18 热度(11) 评论(9)

秋季是风常常眷顾的日子,安迷修身为被风带来的异世子民,时常坐在溪边感受那无形的手给予他的抚摸与亲吻,以此嗅见风中微不可闻的故乡的气息。夜间也是他活动的时刻,当雷狮陷入沉眠之中,安迷修会给予那黑色的柔软发丝一些像风般的轻柔抚弄,以此感受其主人荆棘密布的自我防卫。

他发现这个世界的人在睡眠时会失去意识,像是切断与外界连接一般了无声息。真奇怪,明明他还是活着的。安迷修想,手指抚摸过雷狮脸颊的时候指腹上的感知神经反馈以柔软的结果,这就是普通又不凡的猎人的肉体,异世人发出一声叹息表达自己对这个世界的人类的一点浅薄感叹。拇指抚过眉峰时雷狮突兀睁开眼,眉尾上的一小块凹陷与比周围大片皮肤更加稚嫩的皮肤昭示什...

2017-10-18 热度(32) 评论(1)

等风人

风吹来的时候带来旧世纪人类的子嗣,居住在山林间的猎人在清晨时看见一个躺在落叶地毯上的男人,身上披着花纹繁杂的坎肩,裸露出的肩头纹有刺青。

猎人将他带进自己的木屋,替他倒上一杯热茶。男人轻声道谢后说我是不是睡着了?猎人那双紫色的眼睛打量过一番,说,你不是睡着了,是晕倒了。

他很快显示出失落的神色,仿佛得到睡眠是一件弥足珍贵的事。将衬衫衣扣扣好之后男人才发觉上边肮脏不堪,猎人哈哈大笑,说你自己去河边洗吧,我衣服先借你。男人随即露出感激的神色,这时猎人才发现他的眼睛像自己少年时握在手中把玩抚摸过的孔雀石宝石,比一般的孔雀石剔透且纯粹,灵动且温润。

男人说,谢谢您,我叫安迷修。猎人犹豫时并不展露...

2017-10-18 热度(53) 评论(6)

好想写架空pa……
异世失眠症安迷修和普通人雷狮,每个不眠的夜晚我都抚摸着你的头发度过。

2017-10-18 热度(25) 评论(3)

单性转

后来雷狮从帕洛斯那里要到了那个漂亮姑娘的手机号。
据帕洛斯说,他是从重高那儿的凯莉那里要到的,本来凯莉还兴冲冲地打算告诉安迷修(也就是那个姑娘):你终于要有人追了!我终于不用担心你嫁不出去的问题了!结果雷狮说,不,暂时别打草惊蛇。
可怜的安迷修还不知道自己被卖了。
安大会长每天忙学生会的事就已经不可开交了,硬要说她谈恋爱恐怕没人会信。连身为她同学的傻姑娘金都有男友了,可安迷修仍然处在工作狂状态,从上到下任何事亲力亲为,难怪被誉为“一人的学生会”。
即使这样她仍然名列前茅。常年第一不敢说,但前五也绝不可能掉出去,这就是她,一人足以抵挡千军万马的女骑士。
雷狮看了这些资料以后说他们重高都是中二病吗?女骑士这...

2017-10-18 热度(82) 评论(2)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同学都说百年孤独人名难分了
他妈的每一代人名都一样!!!

2017-10-17 热度(17) 评论(16)

致你

大概是一个为了把妹而发愤图强读书的故事,日常摸鱼
安迷修,金有性转

“老大,你看那个。”
雷狮闻声冲着帕洛斯所指的方向看过去,但实际上他也明白那到底是什么地方——建在他们这个不良学校对面的市重高,以美女多和竞争激烈出名。他刚想笑两声以表达对那些优等生的不屑,却突兀稍稍瞪大眼。
他看见几个女孩子走在一起有说有笑,走在最后的那个棕发姑娘恰巧扭过头来露出一个清恬的笑容。当然,不是对着雷狮的。她的个子高挑,西式校服的外套被脱下挂在小臂上,白色衬衫好好塞进裙子里有微小的褶皱,仍然能够勾勒出漂亮的上半身线条,裙子恰巧到膝盖——姑娘们都热衷对裙子修修改改(比如最领头那个一头金发的女孩,几乎短得要走光,要不是身侧...

2017-10-17 热度(74) 评论(8)

【安雷】安迷修问雷狮我们这算不算在谈恋爱

是说好给无光 @无光破晓 的安雷。。。。

不要看我id,不是本人

看不出的现代paro,烂尾是因为我肝不动了

安迷修第一次抽烟的时候,除了晕以外,他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雷狮怎么会喜欢这种东西。

那些有害气体随着他的吮动被吸入口腔,瞬间的辛辣迅速在大脑中蔓延开来,熏得他头晕眼花,就像无数次他被雷狮吹出的烟气呛得咳嗽,然后收获一个来自对方的嘲笑。明明雷狮比他年岁更小,但偏偏在某些事情上比安迷修,这个二人之间的年长者显得更加轻车熟路。

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比起正直的骑士,不择手段的海盗由于百无禁忌的缘故,身上总有独特的野兽魅力。没有人不喜欢一头身姿优雅矫健的黑豹,不...

2017-10-15 热度(70) 评论(8)

那个,有没有人喜欢耳钉狮

睡觉的时候会用被子角枕着脑袋,黑色闪电形的耳钉会因为压到而有点刺。


做爱的时候安迷修拥抱他,紧紧抱着雷狮脖颈的时候嘴唇会贴着那一小块钛钢磨蹭亲吻,这简略的形状让他想到屋外的狂风暴雨,雷电交加,还有唯一一点没有化开的冰晶。


无聊的时候会伸手去拉扯两下,那块皮肉被带着向下扯动会有轻微的痛觉,边缘是锋利的,扎手,表面光滑,接触即刺手,也像他爱着的那个人一样。

2017-10-15 热度(52) 评论(10)

安迷修这个野男人

领口那么大,不是勾引我还能是什么,勾引雷狮?

2017-10-15 热度(168) 评论(7)

异地恋雷安

喂。


打电话过去的时候风很大,要将他放在走廊扶墙上的书都吹走。骨节分明的手摁在书页上,安迷修在秋风里咕哝般说了一声,说我这里起风了。


终于是起风了的。雷狮想,他身处的北方早已处于深秋,而安迷修那方的南国不过几日才从酷暑迅速坠入初冬,为此对方还向他抱怨过这哪是降温,分明是速冻。他听见手机屏幕那端呼呼作响的风声,像是倾泻而下的思念,带着匆匆的意味,倒也转瞬即逝。


他们不善于表达,但在日常的电子产品往来中,爱意也全藏在字里行间。雷狮应了一声,说衣服记得找出来,多穿一点,别贪凉。安迷修说,这本来是我该说的话。……果然,还是要让卡米尔多盯着你一点。听说你昨天没穿厚点就感冒了?


那...

2017-10-15 热度(91) 评论(15)

傲慢者

原著剧情魔改,台词没有特别去找,会有不同

“我没有把握能够拖多久,请抓紧机会逃跑吧……”

他稍稍偏头对身后那对姐弟说,露出一个令人放心的笑容。艾比咬咬嘴唇,拉住埃米手腕的手下意识紧了紧,她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否能够相信。

这场大赛里没有谁是无辜者,也没有谁是绝对可靠的。

雷狮居高临下,俯瞰着地上的安迷修,即使相隔十数米他也能够知道那家伙到底在想什么。又想从我的手底下捞走我的猎物?他想,雷神之锤的长柄轻轻敲了敲肩膀,闭上眼时他就能够想象对方到底是出于什么理由——可笑的正义。

“喂,安迷修。”

“……!”

安迷修闻声抬头,那双清澈眼睛里满是警惕。真是太可惜了。雷狮哼笑一声,他的宿敌,...

2017-10-12 热度(109) 评论(15)

国王x精灵

摸个段子
西幻设

“这就是你们说的,抓到的精灵?”

国王嫌恶地看着地牢中坑洼不平的地面,积水聚在一起凝成数个反着壁火毒辣光芒的镜子,人族统领者的目光直直望向窝在角落里的人形。

那不是人类,雷狮非常清楚。他从看见对方那头长发时便能够肯定这个事实,精灵一族大多都留着长发,而死后身体某个部位会成为稀世珍宝——头发则是这些部位中出现最多的,且大多都是质量上等的丝绸。偶有几个少数的精灵,在死后会骨头会成为纯金的宝剑或贵金属雕塑,仅有品德高尚的精灵才能做到这一点。

真想让人知道,杀了他之后我将得到丝绸还是金银。雷狮走进一些,以此方便观察牢笼中的精灵。男性精灵后背上的箭矢尚未拔出,血液渗入木材之中留下...

2017-10-11 热度(178) 评论(13)

杂话

个人理解

从某种方面来说,感觉安迷修不适合做统领角色。
问题不在于他的能力,而是性格。起码以目前的剧情来看,能够感觉到的一点:他非常喜欢帮助别人,也没有主动要发起进攻的意识。他像一个怪人,在这场比赛中他保持的是“不滥杀无辜”的意思,也没有要夺取别人所有物的想法,和大多数人恰恰相反,他在保护弱者,将那套我们看来正义却不正常的骑士道奉行到底。
不合群的人再怎么强大也只能独自作战。而雷狮,他的相反面,正是一个普通帝王的雏形形象。有主见,有威严,身份与地位都是支撑他登上王位的有利条件,但是他没有。他选择成为了另一个组织,海盗团的领头者,这两者只有所谓的“自由”和“不自由”的区别。
要打比喻,安迷修是比较像...

2017-10-11 热度(138) 评论(13)

其实有想过退圈滚蛋这种事
觉得自己写的很糟糕啊,没什么人看啊,想写的感觉出不来,甚至很大程度上,我生病(心理疾病)也是因为写文的缘故,心态很崩,觉得人生没前途没光明什么的,乱七八糟。
妈妈像求我一样问我能不能停止一段时间,我真的很想,也很不想,不过还是很果断的回绝了。如果不在意这些东西的话也许就不会这样了,可能。
但是想一想,我从最开始的想要被夸奖,到现在其实有一半已经是“我想看,我想写,我写着自己开心”这样的情况,反而更像是用爱发电的“初心”了。
包括现在,即使一个字都写不出来还会逼着自己写一点写一点,几百字也可以,单纯就是喜欢,就是喜欢写东西,很喜欢,没有理由。也许是文字可以发泄我的孤独,热度可以...

2017-10-10 热度(37) 评论(17)
1/15

© 雷安卫星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