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是天才,还是帅哥,真是太完美了

《论爱情产物》

前篇走:http://kamiernice.lofter.com/post/3c707d_12ad4475a

生子,本篇的雷狮全名是雷狮·布伦达,ABO世界观,详见上一篇

诡异的结尾


对于安迷修来说,他并不太关注孩子的第一性别。但雷狮不一样,他不喜欢惊喜,比起顺其自然更喜欢提前预知。科学的力量是强大的,怀胎四个月的时候B超呈现出来的结果告诉他们:未来会有一位公主成为家庭的新成员。安迷修感到高兴,虽然这个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都没有太大的区别,他唯一要做的就是教她做个好人,别像她父亲那样是个魔鬼。

取名字的时候安迷修绞尽脑汁,备选名字在纸张上整齐地列了三行,大多不离正义与善良的英文音译。但雷狮一向擅长否决别人的劳动成果:他把那张纸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说她就叫海伦·布伦达。

上上一个叫海伦、名扬世界的女人引发了特洛伊战争。也许小海伦真的美到引发战争,但这并不全依仗她父亲的基因,大多数人在见到这个彬彬有礼的小女孩时最先夸赞她漂亮的绿色眼睛。比起海伦所带来的灾难,她的表面似乎更侧重于布伦达,是个穿着黑白条纹的好女孩。从最疼爱她的叔叔(卡米尔)到安迷修的同事,所有人对她的第一印象都是乖巧、懂礼和可爱。

但安迷修的一切改造不过是治标不治本。海伦天性恶劣,与她的父亲童年时顽劣程度不相上下:所有惹恼她的同龄男孩最终都会被揍到一脸鼻涕和眼泪。没人会相信个子娇小且粉雕玉琢的小女孩会是揍遍整所小学的恶霸,但被害者家长们总会发出抗议的声音:得让这个坏孩子受到惩罚。

“第一,我们家的教育原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雷狮对于那些怒气几乎要掀翻屋顶的家长感到可笑,冷哼一声。“第二,那是我的爱人教我女儿的,不是我的原则。”

不过雷狮甚少光顾学校,事业上的高压要求让他时常抽不开身,剩下的、能够回家好好放松的时间他更乐意去陪安迷修,而非陪着他怪力的女儿看枯燥无味的物理视频。说来奇怪,海伦似乎对于物理有非同一般的兴趣,这或许也是卡米尔对她分外疼爱的缘故——他们总能在这方面找到一致的话题,有时候雷狮甚至怀疑隔代遗传这种事情能够由叔叔遗传给侄女。

卡米尔对此表示否认:这是不可能的。但他对于海伦的过度溺爱已经发展到后者的接送由他来全权负责,不少女家长女学生仅仅为了看这位疼爱侄女的叔叔一眼而愿意在校门口干站五分钟,就算孩子家长来了也不肯走。“说真的,卡米尔。”雷狮将女儿拉进家门,另一只手拍了拍堂弟的肩膀:“以后她结婚就别挽着我了,挽着你怎么样。”

最终,安迷修的终极目标由“教海伦做个好人”削减到“只要她别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就好”,这足以证明雷王家基因的强大。有时候雷狮缠着他给女儿再生个弟弟,这并非偏向男性,但他们都觉得儿女双全要更好一些。这时安迷修总会拿雷狮心头的疤来堵他的嘴:以前也许她会有个哥哥,现在没了。

每每提到这件事雷狮就觉得心在滴血。但海伦哥哥(或者姐姐)的死是必然的,无论那时候他们是否相恋,它都是错误的。

可他也并非因为愧疚而向安迷修求爱。雷狮从未拥有过愧疚的感觉,他从不对过往的事感到悔恨、感到歉意,因为他是个实打实的混蛋。驱使他捅破窗户纸的动力源于货真价实的爱情,源于他是乐于追求欲望的冒险者。也许酒精让他做了错事,让他们曾经做过准父母,但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现在拥有安迷修,而安迷修同样、平等地拥有他。

他注重当下,优柔寡断是裁决者必须摒弃的品质,哪怕它有时候能给人以慈悲的假象,但雷狮从不介意做一个暴君。恋爱后安迷修对于他的果断感到惊讶,毕竟他是选择困难症晚期患者,但这也要怪他不太注意细节:还没在一起的时候,当他不知道外卖点什么而犹豫不决时,雷狮总能秒选二三甚至多者中的之一。

如果说雷狮是贪婪的,那么安迷修就是知足常乐的最好代言人。妥协有时候不是什么丢脸的做法,毕竟穷人孩子早当家,在雷狮仍然依靠发达的现代科技叫外卖时,他已经开始尝试用做饭来解决每一顿需要拥有仪式感的饭菜。大三的时候他们选择搬到大学附近的公寓里,理由是宿舍里进行私密生活实在是太困难,大多数时候安迷修有力气爬上床却没力气下床。

公寓的装修是雷狮精挑细选过的,娇生惯养的少爷秉承“性价比就是个屁,我喜欢才是王道”的个人主义,钱从来不是问题。公寓还有一个小厨房,安迷修对于它还有烤箱的配置十分满意,而在卡米尔还是高中生的时候时常会骑着电动车前来品尝未来嫂子的手艺。不可否认的是,爱情或许拥有让所有事物都变得适口的魔法,两年间雷狮从死都不吃甜食变成闻到香味就冲进厨房的饿死鬼投胎,必然与它们出自安迷修之手有莫大的关联。

但显然,海伦没能继承她Beta父亲的优秀手艺,当她第七次端出烤成煤块状的曲奇时,雷狮下意识脱口而出:“没救了。”

安迷修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别这么直白地批评孩子!

想来还是要怪雷王家的基因太蛮横,海伦就像另一个世界被人们津津乐道的哈利波特,长得像她的父亲,却拥有与母亲如出一辙的眼睛。她是爱情的结晶,而非酒精催生出来的产物,注定与被医用器械肢解、和医疗废物一同处理掉的哥哥或者姐姐大相庭径。海伦是个健康的、正确的孩子,而被放弃的她的兄姊并非死于安迷修的冷血或无情,只是它本就不该出现在他的肚子里。它是真真正正的牺牲者,为它的妹妹而牺牲,为它父母的爱情而牺牲。

安迷修回想起这段经历,时常感到愧疚,却从未后悔。他相信这是个美好的结局——除了对早夭的它以外,对所有人最好的结局。

他终究不是完美的圣人。




END

2018-09-29 热度(467) 评论(17)
评论(17)
热度(467)

© 老子是天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