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步不前
绑画@北冥有鱼 川

【雷安单性转】趁夜私奔

转学生雷狮x班长安姐,单性转注意。

因为严重超时加上偏离主题,没那个胆说自己参加了九十分……就,当一个言情小说看吧




不得不说,那天你特地燃放的烟火很美丽。隔着河岸我也能看见璀璨的花在夜幕中绽放,可夜风之中的你逆光的模样,比它更让我倾心。


趁夜私奔





安迷修的人生和一个乖乖女没什么两样:成绩优秀,容貌姣好,兴趣爱好广泛,从跳舞到乐器,除了一根筋外,基本就是七大姑八大姨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可她实在不懂得打扮自己——同龄女孩们热烈讨论着化妆品与发式的时候,安迷修只懂得如何将头发绑成简洁的高马尾。她不像其他姑娘们偷偷地缩小裤脚,露出一点白皙的脚踝,宽大的外套跟麻袋似的套在她身上也显得纤细,稍稍显现出些许青春气息的柔软线条。


天生丽质难自弃,这句话可真不是说笑的。她太优秀,性格也好,温柔的眉眼中总有那么一丝若有若无的动人意味,没有一个男生敢大大方方地说对安迷修没有过哪怕一点点心思。不加修饰而成为万众瞩目,似乎也只能是她这样的人了。


青春期的姑娘们都是奇怪的。有人趋炎附势,有人孤立排挤,而安迷修属于被动的后者。她时常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做的不好而导致同班的女孩们都不太喜欢和她一起玩。除了几个从小时候就熟的,其他女同学都不喜欢和她往来,也许是因为她追求男性本该拥有的骑士道,也许是她太过特殊。


人类是排异生物,从校服上就可以看出来。所有人都穿着一致,总有那么几个想做些改变,但碍于过于特殊所带来的风险,最终也只拘泥于改改裤脚。从这个少年期人类的集中地就可以看出成人社会日后的雏形:他们敬畏、追求强者,却又在过于另类的同胞面前举起武器。


于是安迷修在学校,起码在班级里没有朋友。男孩们倾心她的容貌却不敢试探,女孩们羡艳她的美丽但无法拥有,于是抱作业去办公室的时候,安迷修总能听见那么一两句刺耳或否的,压抑着声响的话——你看,她就是那个怪胎啊。


人生真的好艰难。女班长叹了口气,将厚厚一摞本子轻手轻脚放在班主任的办公桌上。数学课代表犯懒,喊她帮个忙。说是帮忙,任何人只要懒得动,叫安迷修做代替就好,毕竟她总是好心又容易利用,永远学不会拒绝别人。


她刚想和老师说一声作业抱过来了,就看见班主任桌边靠着个男生。臀腿交接处靠着桌沿,两腿交叠在一起修长的很,他的目光并未从手机屏幕上移开,拇指不断上下滑动,紫色的眼睛里是名为漫不经心的情绪。发丛间绑着根长长的,白色的头巾,中央还像小孩子似的印了颗金色的五角星。班主任语重心长地唠叨,他就有一搭没一搭地应声。


安迷修就站在一边,眨了眨圆溜溜的绿色杏眼抿起嘴唇。转学生?她过人的记忆力告诉自己从未在学校里见过这个大男孩,衣服也是自己的衣服,审美风格不错,这一身显得他高挑又帅气。似乎是她的视线太过炽热,男生终于抬起头,紫色与绿色相撞的一瞬间,他咧开嘴角,露出一颗虎牙。


男生的举动也引起了老师的注意力,班主任一扭头就看见安迷修,抬手指了指那个男生,说:“安迷修啊,你来得正好,这位是新转来我们班的学生,叫雷狮。你带他去班上熟悉一下吧。……我记得你没同桌,那他暂时先坐在你旁边就好。你先回去,我等一下就过来。”


安迷修愣愣地点点头,心说今天这什么操作,来了个帅哥还成了她同桌。雷狮把手机塞回口袋里五指张开摆了摆,那双漂亮的桃花眼稍稍眯起,任谁被一个大帅哥这么撩都无法没反应。可安迷修根本不能用正常人来形容,她看了眼雷狮,招招手示意他跟过来。


她感觉这家伙绝对不是什么善类。


敢在班主任面前光明正大的玩手机还不听教,那副轻浮的样子怎么想都让人不爽。安迷修瘪了瘪嘴,雷狮站在她身后两手插在口袋里,打量过走廊两侧后,目光兜兜转转又回到她随走动而不断飘摆的长发上。


秋季过去一半,天气终于冷下来,风夹杂着稍稍冷意刮过来,穿过走廊,教室,操场。雷狮能够借风的好意闻到她发间的樱花香味,应该是洗发水的味道,不然一个连口红都不涂的女孩子,怎么可能会喷香水呢。


他从第一眼看见安迷修的时候就可以断定,这是个傻姑娘。嘴唇红润却没有刻意的掩饰颜色,皮肤白皙而透着浅浅的粉,睫毛长而翘,画出温柔的弧度;眉毛舒展开,但在视线相交错时蹙起一瞬,不过仍然秀美。


他自认了解姑娘到能够认出各大名牌的口红色号,只是还是第一次面对这种不懂修饰的女孩。她只用黑色发绳绑头发,连发夹、蝴蝶结都没有一个,不过几眼下来,雷狮就能判断出安迷修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别人家的孩子,还不喜欢打扮的那种乖乖女。


雷狮自个也是别人家的孩子,还比安迷修更高一个等级。他在长得帅、成绩好、体育好的基础上多了一个:善于人际交往。如果说女生中有女王,那他就是男生堆里的皇帝。生杀大权都握在手里,表面以仁为政,事实上是个不折不扣的暴君。


新学期的目标,除了当上本校一霸外,可以考虑再加一个:交个女朋友。雷狮抬手捏住安迷修一缕长发,女孩并没有察觉到,只是一心往前走着,连话也懒得施舍给新同学。


真野,我就喜欢野的。难得摆脱了审美停留在庸脂俗粉涂抹出的美丽上,雷狮想更想尝试尝试新风格,最好的典例就是面前的她。他太入迷,一不小心扯到安迷修的头发,班长只觉得头皮一紧,转身就是一个马尾抽脸。


雷狮的俊脸被那一束长长的头发抽过,第一反应是真香。轻微的刺痛感残留片刻就消失,可安迷修的愠怒可不是这么容易就能够应付的。她本身就对这个男生没什么好感,偷扯她头发的行为在她眼里就是欠抽。


“你干什么?”


“闻你头发很香,摸摸看。”


他的话别有深意,更惹得脸皮薄的姑娘脸颊发烫,安迷修又羞又恼,自认为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殊不知在对方眼中活脱脱就是害羞的标志。


“还挺滑的——”


雷狮补充了一句,瞬间小腹上就结实地挨了一拳,差点把早饭吐出来。


“你新来的,没人告诉你,那么我就身体力行地告诉你吧。”


安迷修揉了揉白皙的手,目光淡然又冷冽,如前一刻才刚刚撩起她长发的秋风。


“我不仅跳舞拉琴还练跆拳道。”


有意思。雷狮揉了揉自己的肚子,心说这他妈哪是野生动物,分明就是史前巨兽。


不过,我喜欢。





梁子就这么结下了,算是安迷修单方面的。


毕竟雷狮根本不在意她那天的一拳,反而在刚到班级做自我介绍的时候张扬地写下了自个的大名,还做了件出人意料的事。


讲台下男男女女都在讨论这个转学生的长相,没办法,雷狮的的确确长得好看,而人的天性之一就是以貌取人。雷狮刚介绍完关于自己,食指屈起敲了敲桌面,清清嗓子,说。


“虽然是第一次跟你们见面,不过,你们,哦,我们的班长,我追定了。”


没有人起哄,没有人带着调侃意味地看向被告白者,安迷修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脸涨得极红,不可置信地瞪着雷狮。后者回给她一个有些焉儿坏的笑容,一边的眉毛还稍稍挑起。


由此,雷狮开始了自己眼中轰轰烈烈的追求。


多年之后安迷修回忆起来总要拿他那些黑历史来数落雷狮,毕竟那时候他们都太年轻,没分寸的后果就是雷狮落了不少把柄在他老婆的手里。做的傻事被安迷修一一记下,当做日后嘲讽的好素材。每每安迷修一提起,雷狮就一把把自个老婆抱怀里咬她耳朵,说是不是你老公对你太好,这么皮。


他们婚后的生活仍然鸡飞狗跳兵荒马乱,一如少年时的顷刻绚烂与棋逢对手,从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到生活家居上的用品挑选,都是比试的好起因。可如此,这对凶残的夫妻仍然如胶似漆,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但于他们而言,不过是温床。


虽然雷狮做的傻事再多,可仍然有那么一件,让安迷修甘拜下风。


那是他带着她私奔的经历。





他们学校有个脑残规定,从高二开始就要上晚自习,无论走读还是住宿。


有人无所谓有人哭天抢地,毕竟不是人人都爱上晚自习。不过对于安迷修来说都无所谓,只要是学校规定的,那么她只会竭尽全力做好一切。


不过她的第一次不上晚自习,始于高二开始后的第四个月初。那时候雷狮仍然没把安迷修追到手,一般人早都放弃了,毕竟大多数人都知难而退,于是甘心沦为平庸。可雷狮是谁,说出去大家都得喊他雷大爷的男人(虽然暂时还不是男人),怎么可能遇到一点点挫折就退缩呢。


于是他腆着脸,手指还不安又愉悦地抹了抹鼻尖,说,给我个面子,晚上和我出校一趟吧。


安迷修一脸看弱智的表情看着他。


我还没答应你,你就开始给我玩这套。她收拾着书包,书本摞齐之后才塞进去,笔袋,水壶,一个一个慢条斯理放入包中,目光仍如最初相见,懒得施舍给雷狮。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受不了赶紧放弃吧。


雷狮说你这什么话,给你一个惊喜,保证不碰不该碰的地方。他开黄腔脸不红心不跳,即使在自个喜欢的姑娘面前也是如此。安迷修手一顿,差点没把巴掌盖他脸上,手腕被雷狮紧紧扣住。


理由?她一挑眉,使了些力道用力挣开,雷狮也乖巧松了手,伏下身子一手撑着她的课桌,紫水晶般剔透的眼眨了眨。


我就是理由。够不够?


……勉强算数吧。安迷修应答一句,心不甘情不愿。雷狮得到了满意的答案,抬手抚摸几番她柔软的头发便迅速溜走,独留她一个人坐在原地大发雷霆。


但,不遵守约定不是骑士的行为。安迷修告诉自己,自己答应的事,哭着也要履行约定。她本打算请个假,结果被雷狮告知别请,直接在晚饭过后到学校小树林边上的围墙等他就好。


冬天的时候长裙比长裤更保暖,于是安迷修也没打算换掉,直接穿着校裙来到约定地点。她的鞋子踩在干枯的树叶上不断发出窸窣声响,冬日的时候天总是黑的很快,可仍然能够看见一点点人的影子。


安迷修走过去,而雷狮站在那边,脚边还放了一把凳子。他说,我们翻墙出去,车就在外边。


她说你没病吧,要出去好好请假不行吗?走,跟我去找班主任。说着还颇为自然地拽住雷狮的手腕子就要扯,利落得仿佛小情侣。雷狮反手把她扯回来,一下子就搂到怀里。他低着头在她耳边小声说:你应该答应过我,今天听我的——可不能反悔啊。


安迷修脸红的同时还觉得那个气啊,那个恨啊。可还是那句话,自己答应的事,哭着也要履行约定。可她忘了一件事,雷狮偷天换日的技术一流,而安迷修一开始答应的根本不是这个条件。


傻姑娘就是傻姑娘,被骗的时候都不懂得拐个弯。


她只好翻墙跳下,还暗暗感叹这家伙真是准备齐全,简直了。不多时雷狮就从墙边上跳下来,比她还更熟练且自然地拉着她的手就往小路上走。路灯亮起,安迷修看见灯光下停了一辆哈雷戴维森的2015breakout,心说这家伙有没有驾照,万一一车两命连官司要怎么判都难说。


雷狮轻车熟路地跨上那辆突破者,拍了拍后座。安迷修正准备一跨腿上去,意识到什么的一瞬间和雷狮目光相交,雷狮很没形象地大笑出声,说你不是个淑女吗?还这么坐摩托车的啊!


……闭嘴。她恶狠狠地侧坐上去,腰侧贴过雷狮背部的一瞬间下意识挪了挪。雷狮干脆也不说话,即使是隔着厚厚的衣服,这一点点的接触也能够让少年少女们心神不宁,他们都默契地闭上嘴,任由引擎发动声充斥耳中与街道。


雷狮载着安迷修沿着河走。这条河环绕着这座城市,他们一直向城郊骑行,驾着嚣张且桀骜的引擎声穿越过每个途径的街道。天色越来越黑,可安迷修却觉得她没由来地信任雷狮——她相信雷狮不会辜负这个珍贵且来之不易的机会。


她解开发圈将其套在手腕上,棕色的长发瞬间纷飞飘扬起来,凌乱地遮住安迷修的大半张脸。长长的裙摆飘起一些,昏暗的天色下露出裹着小腿袜的腿。雷狮从后视镜中看见她,夜色中的,他暗恋的姑娘的脸显得朦胧又清晰,似乎一年来的坚持都只为了这一刻而存在。


最终他们在接近河边栈道的地方停车。哈气凝水,如同小怪兽喷水雾,安迷修哈出些热气温暖自己的手,结果又被雷狮强硬地拉着走到栈道上,甚至变本加厉地与她十指相扣。冬天的的确确很冷,可雷狮的手却热得要命,如同暖手炉——真是个糟糕的比喻。她想,可没由来的心跳加速。


为什么?还是说骑着将近三十万的摩托车兜风让她感觉到了刺激?安迷修不明白,可她难得的,也是第一次的感觉到了心动:它在用行动告诉她,你在害羞,你在紧张,你沦陷了。


“给你一个小惊喜。”


雷狮打了个响指,清脆声音响起的同一时刻,河对岸的天幕上瞬间绽开了绚烂的烟火。花火炸裂声不绝于耳,在夜空之中成为最耀眼夺目的存在,光彩映在她的脸上,她的眼睛,她的脑海中。安迷修只觉得一时间难以思考,但有一个想法挥之不去。


这哪里算是小惊喜了。


雷狮轻轻捏了捏掌心中包裹着的,更柔软小巧的手,像是在询问观光者的观后感。安迷修的头仍然仰着,回过神后烟花并未结束,逆光下雷狮的眼睛却显得闪闪发光,如同得到心爱之物的小孩。


他说,这个惊喜不错吧?


凑合吧。安迷修仍然这样回复他,却展开了双臂,给予雷狮一个迟来的投怀送抱。


这场不为人知的私奔在他们往后的人生中,成为生命中最绚烂的烟火,而此后也由此开始了十指相扣的时光旅程。







2017-09-09 热度(512) 评论(39)
评论(39)
热度(512)

© 老子是天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