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是天才,还是帅哥,真是太完美了

那只黑猫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站在草坪前的。这位不速之客不是第一次来到我家门口,它时常在早晨拜访,有抖动的胡须,一双圆亮的金色眼睛看着准备倒垃圾的我,喵一声,讨食。

偶尔我犯懒不早起晨跑的时候倒垃圾的重任会交给安迷修,有那么几天中他看见了那只肥得不像只野猫的家伙,在早饭时会和我汇报那是怎样聪明的生物。“雷狮,它都不怕人。”他端着装满白粥的瓷碗吸溜一口,含含糊糊道:“我今天早上出去,它还过来蹭我的腿。”

我的男朋友是个天真的白痴。

它只是想找你要吃的而已。我忍着把真相告诉他的冲动,低低应了一声当做我听到了,安迷修仍然傻笑着,收拾好碗筷带进厨房里洗干净。早晨七点半我吃完早饭准备出门上班,他总会替我打好领带,偶尔会变着花样帮我打温莎结——在没和安迷修同居之前我从来都让其他长辈替我完成这项工作,而事实证明他永远能把所有事情做到最好。

但有时候他的自作主张并不那么讨我喜欢。等我下班回家后就看见别墅前停着那辆闲置已久的沃尔沃,银色涂装和车牌号都告诉我安迷修把它开出去了,居然还没停回车库。后来我才知道安迷修不想拎着大包小包从负一楼爬楼梯回家,才随便把车停家门口堵塞交通——这家伙趁我不在买了一堆猫咪用品,就等着明天早上那只大爷再来蹭食把猫据为己有。

一想到家里要多一只猫这件事我就头疼。安迷修从来都开玩笑喊我是大猫,可真正的猫来时我不免感到些许危机感。轻微的洁癖让我无法忍受猫毛满天飞的房子,更何况光是“有个别的生物要分走安迷修的注意力”这件事就足以让我不满。我把沃尔沃开回车库里才把被堵在路上的保时捷开进去,走上楼的时候就看到安迷修蹲在地上和那只黑猫玩,手里甩着逗猫棒,好不欢乐。

安迷修,我喊他。我们家只能养一只猫,你选吧。

当天晚上我住办公室。

2018-08-06 热度(239) 评论(12)
 
评论(12)
热度(239)

© 老子是天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