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是天才,还是帅哥,真是太完美了

灵感来源于q老师

这把吉他是我交了两千块钱课程费,授课老师送的。据说它进价八百,看我眼顺,交钱又多,所以就送了。我听出这年轻的吉他老师话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像是在嘲笑我长得像地主家的傻儿子,不好意思,我不是那种钱多得没地方的贵公子。我抱着那把吉他冲他眨眨眼睛:您直说我长得帅就够了。

也许是因为他脸皮子薄,或者还是太年轻,老师并不像正常人那般笑骂回来,反而红透了耳根子沉默一分钟,六十秒后结巴着说,嗯。

好有意思,我喜欢看他没事的时候给我弹一首歌,大多都是情歌。修长且骨节分明的手指分工合作,按压弹扫,音调千变万化成了流畅的曲子,声音带着故作成熟的沙哑和深情,但我更爱他情至深时紧闭颤抖的眼睫。

安迷修老师有绿色的眼睛,像遥远西方阴雨天气中的绅士,作风也同那些男人们如出一辙。他对于女学生总是过多关照,独独对我这个刺头稍稍疏于管理。没办法,我长得好看也学得快,偏偏要做同期中完成度最高的那一个。安迷修总讶于我的高效率,但他不曾过多刁难,虽然我希望他这样做,好让他多多关注我。

我第一次见到他时就预料到这种古怪感情的生长,它在我心里播种,在日复一日的接触与教学茁壮成长,快要开花。迷人的吉他老师眼睛里总有一束光,给予这怪异花朵充足光照,我在他悉心教导下越发懵懂,不针对吉他技术,只针对自己内心。我想啊,安迷修。我告诉他:我想让你听一听我最想让你听见的歌。

好。他笑着答应下来,傍晚五点半我和他站在暖黄色的吉他教室内,心脏快要跳出胸膛。可我并不想庸俗地在聊天软件上直接分享那首歌,我想要亲手创造,将这传达我感情的信使最好把所有热情鲜血淋漓地展示给他。

这种紧张感觉超过我人生前十八年的任何一个时刻,当我躺在床上戴着耳机时觉得口干舌燥又烦得慌,录音机开了,只等我按开始键就能进入工作状态。当我按下它的下一秒后手指一僵,弹出个无意义音节才意识到大事不妙。谁也不知道我脑子里为什么妖魔鬼怪挤成一团,可偏偏冲破迷雾的是他绿色的眼睛,我闭上眼,深呼吸,吐出浊气:

这首歌,送给被我爱上的安迷修老师。

2018-08-02 热度(127) 评论(2)
评论(2)
热度(127)

© 老子是天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