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是天才,还是帅哥,真是太完美了

娱乐圈

潜规则是表面意义上的自毁前程,实质意义上的飞黄腾达。在这个就连国家都以金钱来评判实力的社会,只要有钱就可以得到任何想要的东西,包括人。

我见到安迷修的时候他刚刚出道,处女作是部制作精良的电影,可男二号偏偏落在他这个表演系的学生头上。事实上他是整个系、乃至整所学校的名人,有被教师精心指导过的精湛演技也有野兽式的表演天赋,情感收放自如,眼泪可以一瞬间掉下来也可以立即止住。你不难从他那双漂亮的绿色眼睛中想象他在镜头前的毁灭力量,那是安迷修天生就有的思想。

身为他下一部电影的投资商,我当然有权利,或者说义务到现场监督他们的工作。他站在空旷的音乐教室里,女性演员一只手托着脸半截身子探出窗外,他们按部就班,他们“热切”又“青涩”地对话,诉说彼此之间“稚嫩的爱意”。任何人都觉得我是为那个女人而来,可他们大多不善观察,也从未有人注意到我的目光始终停留在安迷修身上。

他接受潜规则吗?中场休息的时候我和导演说悄悄话:不是那个女的,我说的是安迷修。

这……恐怕不太好办。导演显然是被我的发言惊到,一双眼睛不安地左右移动,视线上下飘忽着仿佛能够为此争取更多时间。他才刚毕业,又是个男的,而且安迷修这个人太耿直,要不然您换个别的?

可是我想要的猎物,我坚决不会放手。除去上床以外我更想要的是尝尝爱情禁果,如果说原先我打算的是花钱嫖娼,那么第二个计划就是花钱买爱情。那之后我仍然常去片场看他,他显然也感觉到我的目光,时不时投来的视线像受惊的幼鹿,除了惊慌失措更多的是疑惑。每天拍摄任务结束前我会提前离开,带来的几件礼物总差人在发饭时顺手交给安迷修,这个办法很成功,起码他看我的眼神中不再带有敌意。

我约他见面,纸条放在海盐与鼠尾草香水的包装盒中。我在赌他有没有拆礼物的习惯,而准时赴约且精心收拾过的他证明我赌对了。他显得有些拘束,也明白我是谁,只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等待我张口开始话题。卡米尔说过我讲话不大好听,因此在这方面上最好多加注意。可安迷修不是敏感且神经质的小女生,他甚至把我对于近期花边新闻习惯性的冷嘲热讽当作幽默,笑得合不拢嘴。他笑起来很好看。

晚餐结束后他要回去休息,我提出送他,倒是被很识相地接受了。我忍不住庆幸车里刚换过香薰,连皮革的味道也恰到好处,不会给他什么负面印象。

他忽然说,雷狮先生,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你直接叫我雷狮就好,问吧。我打着方向盘,恰巧碰上的红绿灯给我一个将脸转向他的机会:什么问题?

雷狮……咳。他非常不自然,脸色在昏暗的车内有点红。你这是在追我吗?

2018-07-26 热度(256) 评论(12)
 
评论(12)
热度(256)

© 老子是天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