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是天才,还是帅哥,真是太完美了

十七岁生日的前一夜我决定要送自己一个吻作为生日礼物。对象已经想好是谁,只等我在第二日去骚扰他并且趁其不备抢先袭击就好,反正他大多也只会红着脸把我赶走;如果他真的想让我离远点,那么得到了也不亏。

安迷修学长就是这个倒霉的家伙。他活得一板一眼,像是已经订好了日程的机器人一样每天三点一线:家、学校、打工的奶茶店。不得不说他在的地方总有很多女孩子会被他那张帅脸吸引过去,但她们很快也会因为他的交谈方式落荒而逃,我最乐于看见她们差点把鞋子都跑掉的场景。

因此学长活了十八年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有牵过,自行车后座唯一的乘客是我。我当然理直气壮心安理得地坐在他身后,虽然他总嫌我太重而且动来动去不老实,迟早有一天要翻车,因为这个理由他宁愿推着自行车走都不肯载我,虽然最后有那么一小段路程是骑着回去的。我和他认识得很早,要从小学开始算,这么说来,他也只牵过我的手,细细地叮嘱我:过马路要小心哦,一定要看红绿灯,不可以在路上玩跳绳。

可惜他对我这样耐心的日子早就一去不复返了,随着年龄增加他越来越烦我,而我也越来越乐于以逗弄他为乐。因为总受不了我在大课间过来骚扰他,安迷修总会装作复习看书而不看窗户,当我站在窗外看着他的侧脸时屏蔽了周围一切声音,走廊与教室的一墙之隔显得很遥远,风吹起他的额发,吹晃我的眼睫毛,把我的心都吹得怦怦乱跳。

我决心要得到他的吻做生日礼物。放学以后我们仍然一起走,他还是像平时那样推着自行车,背部稍稍驼着,看起来不大精神。我说今天是我生日。樱花开得正是时候,粉红色的花瓣落在他头顶上,他闷闷地说了声哦,表情像哭丧。他这表情惹到我了。我瞪他:你什么意思?讨厌我是不是?他才连忙说我冤枉啊!我忘了给你准备礼物,对不起啊雷狮……

那这个问题太好解决了。我一把拽过他的衣领吻上去,他今天下午喝了可乐,糖与添加剂的味道还残留在口腔里,尝起来味道很好。明明比我要大一岁,可安迷修的嘴唇却很软,像糖果一样滑润,总让我想咬下去。可惜我的技巧太笨,而他也快休克,我才松开了他:这就是我要的礼物。

他的脸比樱花还要粉。

2018-07-26 热度(217) 评论(2)
 
评论(2)
热度(217)

© 老子是天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