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步不前
绑画@北冥有鱼 川

冬天来啦。

刘邦坐在院子前,手里捧着杯热茶。召唤师刚刚给他倒的,又忙着找安琪拉取暖去了。韩信从屋子里出来,看见汉高祖大人披着白虎皮袄,观赏入冬来的第一场雪,茶杯中雾气袅袅,模糊了刘邦的视线。

是啊,冬天来了。韩信接过他的话头,用手抹了抹鼻尖。前一夜气温骤降,刘邦抢他被子抢得厉害,卷走大半部分睡得香甜,韩信懒得跟他争,却被冻得一夜未合眼。

刘邦笑嘻嘻地把热茶塞进韩信手里,而后将那双被杯壁捂得热乎的手去贴韩信的手背。一贴,他就大喊出声:你是死人吗,手怎么这么冰——!韩信颇为无奈看了一眼,心说还不是你的错吗,害得我一晚上冻成地里黄花菜。

敢怒不敢言,迫于君主的淫威,替人打工的韩信还是扮猪吃老虎,安安分分假装一副乖巧模样,到了夜里该什么狠怎么来。刘邦受用的很,常常在事后抽支烟,脸不红心不跳地夸奖韩信器大活好。

暖和点没?

韩信闻言,抬了抬眼。他看见刘邦挑着那对漂亮的眉,眼角还带有些许缱绻意味,透过光线折射出紫色的虹膜更深处,是难以觉察的挑逗。韩信笑了,说。

您想更温暖些,我们可以现在去床上。

2017-10-29 热度(41) 评论(2)
评论(2)
热度(41)

© 老子是天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