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步不前
绑画@北冥有鱼 川

【百里骨科】那能怎么办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

百里玄策+百里守约

第一次写亲情向,有没有爱情自由心证吧,摸鱼,很短





当花木兰拎着一个瘦削的少年回来的时候,百里守约正把饭菜端到桌子上。


他看见那个熟悉的爽朗身影照旧背着从未离身的大剑,一只漂亮的手揽着陌生男孩的腰,心说没想到队长居然喜欢姐弟恋,还真是小瞧了她。结果在目光触及那对红色的狼耳与头发时,把装着青菜的碗给打碎了。


花木兰欢呼一声:“好耶,今晚不用吃蔬菜了!”神情兴奋地仿佛个调皮孩子,在观及百里守约呆滞模样之后又干咳两声以示收敛。末了她推了推身侧少年的腰,挑了挑眉梢,仿佛在暗示什么。


“守约,你看看,我给你带了谁回来。”


百里玄策低着头,手里一把巨镰与弯刀堪堪握着几乎坠地。


数年未见,百里玄策仍然记得被首领推向迷雾边界时的恐惧与绝望,哥哥没有来,那个比他高大,扛着枪的身影没有到场。最终无名剑士代替他冲向浓雾之中作为祭品,他得以侥幸存活——在战场上扒拉出沾染了死者支离破碎血肉的弯刀与钢镰,用绷带缠一缠就是保护自己的武器。


他跟着把他带走,单方面认作师父的人出没于黑夜之中,无数个在月眼海苟延残喘,舔舐伤口的日日夜夜,百里玄策守着明灭的篝火,想起微笑着递给他大雁木雕的兄长。想起他白色的头发与温暖的怀抱,想起他缝补的细腻针线,想起他做的饭菜,望着圆月思考何日能将那个失约的人杀死——多么痛恨你的失约,就有多么思念你。


可现在,在梦境里见过死去模样的人就站在他的面前。


铠从门口挤进来,看了一眼不太对劲的气氛,想了想,说:“该吃饭了。”





经历了气氛诡异的一餐后,百里守约爬上最外沿的城墙,看见那个醒目的身影。


百里玄策是第一个跑出餐厅的,他胡乱扒了两口饭,丢下一句“我吃饱了”就往外头跑。花木兰气得拍桌子,怒斥兰陵王不会管教孩子,身处边境怎么还浪费粮食。苏烈安慰她别生气,多教育教育就好。铠在埋头吃饭。只有百里守约,看着那个背影去往最远的城墙上。


他终于爬上去,发现那个有些瘦小的影子驼着背坐在墙栏上,一条红色的尾巴不断甩动。边境的风一如即往的冷冽,夹杂砂砾的风吹得百里守约脸上生疼,几乎割出道道血痕。


那是他的弟弟。他失散了数年的弟弟,百里玄策。


百里守约放轻了脚步走过去,却还是看见那对大耳朵一竖,之后百里玄策便转过身来。少年看着阔别许久的兄长,蹙起了眉头。他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说些什么,大概的口型是“哥”的预兆,但最终还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长城最好的狙击手能够击毙所有意图入侵家园的外来者,却在面对过往失约时手足无措。他走过去,颤抖的手用握紧的方式以保持稳定,最终用并不粗壮的臂膀拥住与他流有相同血液的至亲。百里玄策也颤抖起来,这样的肢体接触让他日夜念想了太久太久,他太怀念幼时快乐的日子,却也痛恨将此记忆留在脑子里:这样的回忆使百里玄策在沙漠中沉默的每一个长夜中,都渴望兄长的身影。


法外之地不公的克星瑟缩在哥哥的怀抱里撕心裂肺地大哭,桀骜不羁的灵魂在此刻迅速还原回多年前敏感脆弱的小孩子。百里守约紧紧拥抱着百里玄策,在嘶哑的哭声之中得到一句痛苦万分的“为什么要丢下我”,眼眶也变得湿热酸涩。


他不断的说着对不起,我迟到了,对不起,以后再也不会失约了。兄弟俩的手紧紧握在一起,百里玄策的指甲掐进百里守约的手背,划开一道血痕。哭声回荡在边境寒冷的月夜,逐渐平息之后仅存一对相互依偎的影子,百里玄策靠在百里守约的怀中,哭肿眼睛的模样与幼年时如出一辙。


“即使哥哥失约,我也只能选择原谅你。”


他小声地说,然后往百里守约的怀中挤了挤。







2017-10-22 热度(54) 评论(2)
评论(2)
热度(54)

© 老子是天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