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步不前
绑画@北冥有鱼 川

分手后的某一天

很俗套的爱情故事

没有写满九十分的九十分,想了想还是不艾特了,自己摸鱼




雷狮喝水的时候不小心用了落满灰尘的旧杯子。


吸收了从空调里吹出的尘埃与燃过的烟的有害气体,放了大概半个月以上的水把这些垃圾混杂在一起,顺着食管进入雷狮的口腔。他刚喝了一口就感觉不对,一半进了肚,一半含在嘴里,都是冰凉凉的。


他从容不迫地走到水池边吐掉,顺手将残留的液体一齐倒光。水顺着瓷杯壁滑下,从水槽流入下水管道,同这座城市里最肮脏的东西合为一体——掉发,呕吐物,浸泡过打了农药蔬菜的水,数不胜数。雷狮看着在槽底积了一小潭的水,想起一些东西:想到安迷修离开之后只带走了几件衣服,牙刷、杯子、剃须刀都没有拿走。


那些垃圾并没有随他而去,而是在家里,或者说雷狮居住的房子里越积越多。雷狮身为霸道总裁,当然没想着如何去处理。他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小时候被父母和佣人宠,长大了被安迷修供,基本过着“有事安迷修干,没事干安迷修”的日子。


而现在,雷狮可没办法一个人拾起拖把扫把将家里的卫生打扫过一遍。他当然不是什么生活九级残障,没了安迷修自然也能活得很好。安迷修亦然,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不能消失的,也没有谁是无可替代的,仅仅是过不去这个坎而已。过不去的人,也早都消失了。


卫生不会做,可以用钱请人;想和一个人做(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爱,只要钱够,谁都愿意爬上他的床。可能全世界都贴有标签价格,但只有安迷修是不可能被所谓价格玷污的。


雷狮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明爱情这该死的玩意,只能说也许他与安迷修之间从未拥有过正常的恋爱关系。像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廉价物品,一文不值,连带往日温存的亲(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吻和鱼水之欢都是赠品。


这早就是跗骨之蛆了,不管它的实质是支撑两个陌生人携手共度下半生的美好情感,还是一杯鸩酒。雷狮点燃一支烟,打开手机之后轻车熟路地拨打了安迷修的电话,即使那串号码早在安迷修落荒而逃的时候被他从通讯录里杀死了。


“喂,复合吧。”


他用带着烟草气息的声音说。




2017-10-21 热度(89) 评论(2)
评论(2)
热度(89)

© 老子是天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