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步不前
绑画@北冥有鱼 川

【安雷】安迷修问雷狮我们这算不算在谈恋爱

是说好给无光 @无光破晓 的安雷。。。。

不要看我id,不是本人

看不出的现代paro,烂尾是因为我肝不动了


安迷修第一次抽烟的时候,除了晕以外,他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雷狮怎么会喜欢这种东西。

那些有害气体随着他的吮动被吸入口腔,瞬间的辛辣迅速在大脑中蔓延开来,熏得他头晕眼花,就像无数次他被雷狮吹出的烟气呛得咳嗽,然后收获一个来自对方的嘲笑。明明雷狮比他年岁更小,但偏偏在某些事情上比安迷修,这个二人之间的年长者显得更加轻车熟路。

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比起正直的骑士,不择手段的海盗由于百无禁忌的缘故,身上总有独特的野兽魅力。没有人不喜欢一头身姿优雅矫健的黑豹,不管是出于它的高贵还是漂亮的皮毛,以及那一双堪比高级宝石的眼睛,都足以让人为之赞叹。

安迷修盯着手里那支半燃的烟。明灭的星火不断腐蚀残留余下的烟草,白色烟雾袅袅未停,黑暗之中这一点亮红像是天文学家曾窥见的开普勒-78b,一颗公转只需要八个半小时的行星,全世界都是涌动的岩浆。在此中沸腾烧灼,灵魂坠入它的拥抱时连短促的呼救都无法发出。

他想起夜晚他们同床共枕时,雷狮睁着的眼。窗帘没有拉,月光很冰凉,安迷修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时候就看见雷狮在看着他,紫色的眼莫名像是猫科动物,那是跃动烛火的目光。颜色不尽相同,红色的星星之火,红色的开普勒-78b,紫色的雷狮的眼睛,但大概还是那么个意思,它们都是滚烫又不加掩饰的。

所有人都明白,火在条件齐全下总会蔓延,开普勒-78b被发现只是时间问题。于是雷狮用这样的目光看着他,也只是一件或早或晚的必然事件了。那个时候安迷修伸手揽过他,说你怎么还不睡?他的躯体较为温暖,而雷狮的则更为冰凉,手掌抚摸过背部的时候也能感觉到内里所驻扎的灵魂是寒冷的,连一点温度都不曾拥有。

雷狮没说话,安迷修又说,快睡吧,晚安。

于是他就抱着雷狮睡了一整夜,醒来的时候雷狮背对着他,手却捏着安迷修的手指。小臂贴在一起,难得沾染了一点来自别人的体温,安迷修忽然觉得有些异样的欣慰。他们共枕一月有余,但醒来时雷狮无一不是离得远远的,唯有这一次,雷狮终于不再脱离他的怀抱了。

安迷修也说不清这到底算是什么行为,说爱太郑重,说好感太廉价。性爱的时候雷狮永远是占据主动且大胆的,平日里他也是做出果断决定的那一个,主要问题出在,雷狮习惯被别人服从,安迷修则喜欢听从自己的意愿。交往一年,两个男人之间爆发的争吵不下百次,人们都笑称女人打架是世纪大战,殊不知男人的战争也是星球大战。只是见识太少。

这就是他们家里,或者说这间供他们居住的房子里,为什么总是有那么多应急药品的缘由。战场与医疗都在这里进行,谈情说爱与肉体交媾也发生于此。大家都会赞扬情感如胶似漆的情侣,也会嘴碎地笑话一对迫不及待想要分开的夫妇,但从未对这样两个人做出评价——两个想要撕碎对方,也想要亲吻彼此的男人。

他们不是常态,从头到脚都不是。

人类排异,异不自知。不知无罪,听不见讥笑讽刺之声恐怕是所有人都妄图拥有的技能。而安迷修与雷狮做到了,他们能够在想要亲吻的时候无视周遭人的目光吻住对方,然后牵着手去找就近的酒店做爱(那大多都是雷狮提议的)。

但他们也有自知之明,比如对这无理头的情欲知晓得清清楚楚,不过是年轻气盛精力过旺,如果硬要扯成所谓爱情,未免太玷污这两个从世界诞生伊始便被创造,让诗人和文学家们赞颂千年的字了。交往也仅限于肉体与同居,该做的一次不落,不该有的一点没发芽,起码在骑士与海盗的认知里,它们早就被掐死了。

雷狮习惯在做爱过后抽一支烟,烟雾缭绕,浓烈的烟味将身边的安迷修呛个半死,他会对床伴的糗态发出一阵欠揍的笑声。安迷修当然选择忍耐,毕竟冲突再多也是冲突,能减少就减少,可惜雷狮不仅什么都厉害,偏偏气他也厉害,总能把安迷修气个半死。

所以安迷修总是会在床上把吃的亏都讨回来,反而这样更能让雷狮觉得满意。高潮的时候他会喊安迷修的名字,嘶哑之中是尽兴的意味,两条腿死死夹着床伴的腰,最终拽着对方的头发来一个深吻。事后雷狮还是会惹安迷修,周而复始,死循环的过程中他们毫不自知,但也觉得挺有意思。

你说我们是在恋爱吗?安迷修无聊的时候会问几个蠢问题,而雷狮从来不屑回答。这次也许也是一样,安迷修刚问出口的一瞬间就后悔了,他故作不在乎的模样看着修指甲的雷狮,雷狮抬起头来,冲他笑了笑。

两个人渣的恋爱,怎么不算是恋爱呢?他说。

不管是玷污你这高贵圣洁的骑士还是爱情这两个字,我都做到了。





可能有后续吧

2017-10-15 热度(77) 评论(8)
评论(8)
热度(77)

© 老子是天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