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步不前
绑画@北冥有鱼 川

【雷安】记一次偶遇

年下,少年雷x青年安。

背景是近百年前的纽约车站,具体参照主页上一条,建议看过图后再来看这一篇。

雷狮第一人称,日常摸鱼,质量不高




偶遇这种东西比较微妙,我也说不清楚它带来的东西,从本质上来说到底是好是坏。但归根结底,这张火车票我没有白买。


记一次偶遇





纽约的车站建筑很棒,没人会否认,尤其是在难得一见的晴天时。


那个时候,我们都喜欢也讨厌的阳光会从高大的顶窗落进来,将沉闷的候车室照亮。我坐在一大箱行李上时,就可以看见灰尘像蝴蝶一样纷飞。多道光束难得带来一点灵动气息,但空气仍然发重,谁都快活不起来,这里比教堂见过更多不舍分离的爱情,也见过不少恋人分道扬镳。


我也想不清楚,为什么我总能想到这样乱七八糟的东西。思绪这种东西也许不属于大脑的掌控,偶尔才会乖乖听从它的差遣,不过是给其一个面子。离登上火车还有一点时间,借此机会,我将这段时间用于观察十八年人生中形形色色的人类,以此丰富我的阅历。


十八岁的我自高自大,即使现在也没能改掉这个习惯。年纪尚小,但我仍自信自己称得上阅人无数。家里有钱就是这样的,见得肮脏污垢太多,内心便开始期待越发干净洒脱的事物。只可惜,随年龄增长的除去见识,还有让我这样的人都忍不住唾弃的恶心人性,而我所期盼的利落与干净,连一点蛛丝马迹都不愿意留给我。


我不想在这充满了腐朽与落灰的候车室呆一秒钟,即使这是必须的。


当我的目光扫过每个人带有或匆忙或悲苦表情的脸庞时,终于舍得在某个青年的脸上停留下来了。那是张符合我对“干净”二字理解的,英俊的脸。棕色的发丝容易让我联想到生巧克力,香甜的味道想必与他的嘴唇一致,看见那双漂亮眼睛的同一刻,就仿佛徘徊在森林边沿,我甚至嗅到晨露的湿润气息。


那个人就是你。


我在那个瞬间开始思考,拽着你的手腕将你强行带上我该乘的那列火车会怎么样,不管是事后补票,还是你会对我发火,那些我都不会在乎。过分地说,年轻人们总想着搞一些大事,私奔、创业,要将这个世界改头换面。我的理想当然没有那么远大,但起码明白了什么是一见钟情,甚至生出了和陌生人私奔的想法。


你应该记得我对你说了什么。我说,有兴趣和我认识一下吗?


然后你抬起了头。这时我庆幸我比你要高七厘米——这个准确的数字在日后我才清晰地明了,毕竟能够比爱人更高一些,是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而我当然为此感到些许愉悦。你挺惊讶,但看起来并不排斥我,我感谢这幅帅气的皮囊给了你一个关于我的好印象,因而我也有幸得到你的允许。你说,初次见面,我叫安迷修。


末了还傻兮兮的补充一句——真的很傻, 别打我好吗?请称呼在下为,最后的骑士。你看我学得像不像?……嘶,下手可真重啊。


感谢那些管理员,提醒我们该上火车了,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我随口与你道别,并为此感到遗憾:我好不容易碰到一个这样干净的人,即使他是个男人,也仍然让我感到心动。结果不曾想,我们居然上了同一列火车。


后来我发现,我们的目的地相同。那是件挺快乐的事,起码比起强行带走你这个理由,让我们坐同一列火车更加理所当然。我们甚至在一节车厢,你的座位还恰好在我的对面。你告诉我,你要离开纽约去外地工作,而我,只不过是以消遣人生为目的进行这场旅行。


你对我的人生态度非常的不满。什么?你觉得没有那么过分?可是那时候你的眼睛明明白白地告诉我,告诉我你内心的想法:这是一个脾气很大的富家坏小子。好吧,好吧,我也有错。不过那个时候我就觉得,你还真是有趣。面对一个初见的陌生人,即使他是一个刚刚成年的男孩,你也能够直接地用你那双好看的眼睛表达出你的不满,是不是太不礼貌了。


我当然不和你计较,我可不是你。你该懂得一点,猛兽的幼崽也是嗜血的,更何况初成年的狮子。而你把我当成什么好对付的小猫,这就是你的错误了。


我们都该庆幸初遇时的好天气。困乏的时候撑着下巴去看飞驰而过的景色,于是困意就越发浓重了。也许你不知道,你睡着的时候将手放在桌子上,稍稍屈起而让整只手掌立着,光被阻拦而留下手指的影子。我的指尖顺着那黑色的轮廓一点点描摹,指甲划过桌面的声音我到现在也记得一清二楚。


你的手指很好看,很容易让我想起东方所谓的羊脂玉,不过比那苍白的石头要更好看。起码它看起来是富有生命的,作为人身上的一个部位接受血液运输来的氧气存活着,我能够隔着空气得到来自它的温度,这直接影响到了我的情绪,促使我的脸发烫。


最终我还是没有忍住,握住了你的食指。你被这样一个小动作惊醒,直到现在你也是这样,有时候我翻个身你就会醒过来。我连忙松开了手,但目光仍然贪婪地黏上去,几乎是想将那之上每一处细腻的纹路都刻入脑海去。


最终你睡了三分之二的路程,我们到站的时候,你才悠悠转醒。睡眼惺忪的模样倒是可爱得很,虽然我觉得你平时都可爱。我抬手替你整了整身上有些皱巴巴的西装,布料顺滑剪裁贴身,倒是不错的衣服。这种过于亲昵的动作一时让我们都相对无言,你抿着嘴唇脸色有点红,兴许是刚睡醒,还有微微的湿热。


谢谢。你说,嘴唇吐出几个利落的音节,反而更像是在勾引我。可惜我在恋爱方面的经验太少太少,一下就着了套,更不用说像你这样符合我口味的,干净的男人了。


对于比我年长的同性,我一向不大喜欢,唯独你让我产生想要贴近的想法,感受比我更成熟的男人该是一个什么模样,又以此想象我的未来。年轻人都是冲动的,何况我一腔热血未凉,遇见你的时候变得滚烫,握住你手指的时候沸腾不断。我想我该得到你,理应如此,虽然理到底是个什么我也不太清楚。


要谢的话,以身相许怎么样?


当时,我并不为这句话感到后悔,反倒觉得身心愉悦,却没有半分紧张。我想,如果我们有缘无分,那么早些了断最好;如果我们命定携手共度,为什么不现在就开始?


神从来都是眷顾我的。他给了我讨人喜欢的容貌,令人羡艳的身份,还给了我一个你。嚣张的发言没有让我失去任何东西,反倒使我占了个大便宜——你说,好。


你说你没睡醒才答应我的?……我可不管,现在你后悔也来不及了。


不过挺有意思的一点,出车站的时候我们是牵着手出去的。你可没有拒绝我啊。








2017-10-07 热度(165) 评论(10)
评论(10)
热度(165)

© 老子是天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