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步不前
绑画@北冥有鱼 川

和枫酱聊天的梗

我们都是孤独的。


安迷修看见他的时候,就这样想了。


该如何形容呢,孤独这种东西太难以拿捏了。他的孤独位于表面与内里,从肉体到灵魂都是悲哀的苦涩,想要靠近而不得,所有人都说安迷修是个怪胎,从坚守的骑士道到出众的容貌,谁都妒恨且赞扬,恨他的天赐完美,赞他的一尘不染。


当我看见你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们是一类人。他想。


那是身居高位者的孤独。雷狮站着的时候,稍稍驼下的背与颈是坚硬而漠然的,被柔软皮肉包裹着的骨兴许是冬天的竹,不近人情又冰冷。他的肉体、眼神,乃至灵魂,都是皇族与生俱来的傲气,血液都比凡人更珍贵。那是掺进了卑鄙下流与狡诈阴险的,高傲贵气的灵魂,因而看人时都像看垃圾。


我们都是孤独的。安迷修想,孤独这样的词,形容我们再合适不过了。


不过我兴许比你要更胜一筹。你耻于展露,我敢于展现。


上床的时候他终于说出了这句话,雷狮压在他身上,鼻尖上的汗水滴到安迷修脸庞上,也许味道与眼泪无异。雷狮笑了,而后狠狠往里一顶。


你想多了,我们这不叫恋爱,不过是相互取暖而已。

2017-10-03 热度(22)
 
评论
热度(22)

© 老子是天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