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步不前
绑画@北冥有鱼 川

【雷安】奔赴

是年轻人谈恋爱的故事,没手感随便写写




我的迟到不代表我不会来,也不代表我爱你。


奔赴





他们见面的时候是这座城市初雪的夜晚。雷狮叼着一支烟走在路上,雪花落在他的发梢、眼睫与鼻尖,烟雾与雪下落的方向相反,向上袅袅着。


夜间的时候,霓虹灯招牌与电子屏总是遮盖了许许多多轻声呢喃,吵嚷,四散,漫无目的。烟吸入肺中的时候雷狮也能清晰地感觉到那些有害气体一点点侵蚀这具年轻的身体,第一次永远比往后重复时更加印象深刻,而约定也为他记住初次尝试吸烟的日子提供极大帮助。


这样有意义的事,应该发生一些什么。雷狮将燃了一半的烟猛吸一口,吐出烟雾后将烟往地上一丢,用脚尖狠狠碾灭。他穿行在愚钝的人群之中,目光四下扫荡,像嚣张跋扈的海盗,每遇见一艘船就要强取豪夺,以此夺得年老后能够加以吹嘘的珍宝。


谁也不清楚这个奇怪的高中生是如何逃脱了晚自习的束缚而在街上晃荡的,但更多的人们相较花费心思思考这个问题,他们更乐意将注意力放在手头上的事。车水马龙,路灯明灭,交谈属于任何人,独独不属于雷狮。他像一个笼罩在自己玻璃罩中的非人生物,所拥有的出众容貌比起让人赞叹,会更倾向观赏物一般的英俊。


在哪里呢。宽大的校服外套罩在他身上,半开的拉链露出内里只穿了一件黑色紧身衣与戴着黑檀木挂坠项链的躯干,袖子挽在小臂上,露出那截拥有些许肌肉线条的手臂。这是拥有少年意气的身躯,浑身上下都是风华正茂与意气风发,而它的主人正费力地思考约定地点在何处——这一条街他并不熟悉,反而对隔壁一条会更热心,毕竟那里是夜市一条街。


真是会乱挑地方。


他在内心暗暗唾弃安迷修的麻烦,却又开始烦恼起那个蠢脑筋会不会一直在原地等着他。事实上大男孩们的情感问题总是千奇百怪的,小到背着对方抽一支烟,大到争吵后的懊悔与死倔。介于孩子与成年人之间的年龄对于这种方面仍旧拿捏不准,小孩会气鼓鼓等对方道歉,而富有经验的人才会为情爱放低姿态。可他们对两种抉择的认知模糊不清,冷暴力容易起反效果;放低姿态,没有哪个男人的尊严是不重要的,即使是少年。


好吧,你可别想着我先道歉。他在心里暗暗地对远在约定地点的安迷修说,年轻气盛的骄傲的的确确让他们都不肯低头,这场幼稚的恋爱是一场交锋,双方都势均力敌旗鼓相当,撕咬、捕杀,半大的老虎与狮子都在进行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一段仪式——猎取第一只猎物。可大家都没把自个当做猎物,只觉得对方才是该匍匐在自己爪下的家伙。


雷狮好不容易依靠自己堪比路痴的分辨能力找到了目的地,而安迷修显然已经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了——他低估了这座城市第一场雪的威力,单薄的一件外套的的确确不够抵御风寒,拉链完全拉上,遮住了内里与雷狮同一款式的项链。安迷修看到雷狮来,有些气愤:你故意的吧,迟到这么久让我站风里受冷。


雷狮讪笑:你猜,猜对了我就告诉你。


他们显然都忘了今天下午那场堪比斗殴的吵架,只想着去喝一杯热咖啡暖暖身体。男孩大多比女孩更容易忘事,比如该怎么生气、怎样冷战,耍些小性子来占便宜。


反正这辈子要和对方吵的、要打的架太多,天天计较可不气坏了么。








2017-10-03 热度(100) 评论(6)
评论(6)
热度(100)

© 老子是天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