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步不前
绑画@北冥有鱼 川

事到如今无话可说。

他抬手去遮那一点刺眼的灯光,借以躲掉眼中可疑的水光。

无非是这样——这场莫名其妙的单方面恋爱从最开始就是自己一人乐,往后十几年,二十几年,三四五六七十几年都无法见面了,可那家伙连张照片也不愿意给他。比较难以言说的是原先口口声声说爱的是对方,现在拎着行李痛痛快快的也是对方。

从指缝中泄出的一点光斑恰恰落在眼睑下,落在他刚被眼泪湿润过的地方,形似一个唇印,一张小巧的嘴,或者一滴温热或滚烫的泪,开水浇筑,加了些盐粒,或者苦瓜。

该说爱情是建立在肉体上还是语言上?最终不过归结成行动。它是二者结合,更何况没有人喜欢一味付出,除非他是个不会做生意的傻子。

前任曾不断抱怨过这个问题,最终也只是用一个略带血腥味道的吻终止了话题——不该是这样的,不该。他在亲吻的时候想,爱情无关生意,也不是你来我往。

该说的都说过了,信不信由你吧。他叹了口气,食指轻轻点了点心脏上方的皮肉。

事到如今也许能够光明正大的说我爱你了。

2017-09-17 热度(10)
 
评论
热度(10)

© 老子是天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