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步不前
绑画@北冥有鱼 川

连麦睡觉觉

安迷修第一视角

他说我困了,我说那我写作业,你睡觉,我们连麦。

诸多不满被我力排众议压下了,并且向雷狮再三保证绝对不会打扰到他,他才哼哼唧唧地答应了。我听到他躺上床,身体摩挲布料的轻轻声响,还有轻微的吱呀声音。

作业太多,不然我也想睡个午觉。天气很好,空调挺冷,写字写的手腕酸痛。我原本开着音乐,听不见雷狮的声音,突然想起什么,还是关掉它。我最终也只能承认我有私心,我想知道他会不会打呼噜。

他的呼吸声从耳机里传入耳中,平缓绵长,吐出的气滑过嘴唇,从大半个国土的另一头由电流和网络传过来,缓慢又沉。我听见他卧室窗外的车鸣喇叭,听见他养的猫在客厅喵喵叫唤,听见他的呼吸一点点喷吐在手机边上,吹气,像他平时说话老喷麦。

我连下笔的速度都忍不住放慢不少。我很少能够在不听音乐的情况下专心写作业,但他是个特例。雷狮忽然咳嗽了几声,于是微小的呼吸声就消失了,那头寂静无声,可我知道他还在睡,只是醒了。

似乎该醒,于是他含含糊糊的伸懒腰的声音就这样突兀进了我的耳朵里,像猫一样咕噜咕噜,还有几丝缱绻的困乏。

这还是第一次我听他睡觉,就好像他在我身边。

2017-09-17 热度(77) 评论(2)
 
评论(2)
热度(77)

© 老子是天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