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步不前
绑画@北冥有鱼 川

因为高先生想看就写了,为爱情出卖灵魂(。)
安雷安无差
bgm:rain after summer

下雨的时候他待在木屋里,手指机械地捻起一页书,目光草草扫荡过一番,兵荒马乱又无意义,支离破碎的字句提供了几个没什么用的信息,无非是在说,爱,性,喜欢。娇柔又做作。

雨声淅淅沥沥,窗户冰凉,他将手覆上去,边缘起了一层白雾。春湖颜色的眼睛慢慢地,一寸寸地挪过指尖,骨节,手背。他想,终究没有你的好看——你比我厉害,指甲修的更细腻一些。

音乐从机器里舒缓的流淌而出,糅杂着雨水声音,像轻声呢喃着的爱语。他阖上眼,指腹抚摸过白纸黑字的痕迹,仿佛是在抚摸情人的脸颊,从眼睫到鼻翼,从颧骨到下巴,顺着颈侧下滑,像某一夜他就着黑,表达自己委婉且无法言语的爱意。

他不知道雷狮到底知不知道,也许他是知道的——那时候他的眼睛仍然闪着光,在夜中也显得耀眼。血的味道蔓延开来,弥散在狭小的空间中,安迷修将喉咙里的表白强行压下,滚落出一声意味不明的低低声响。雷狮也压着呼吸,紫水晶般的双眸略显迷离而深情。该有一个吻,在死神接走他之前的,告别的吻,可是什么都没有。

雷狮看着他,最终只是拉住安迷修的手,将他的手摁在自己腹部的伤口上。掌心贴着破裂的皮肉,生命的液体一点点溢出来,这是安迷修离他最近的时候,零厘米的间隔,可灵魂隔了万亿光年。

他们对这份缱绻的情感都心知肚明,可连生死攸关时都难以启齿。

雷狮还是死了。死在那个夜里,血液最终浸湿了安迷修的长裤。他突兀觉得这个结局不错,起码对雷狮来说:奔赴死亡谁都可以,但留下的那个人才是世间最卑微的可怜者。

下雨了啊。

安迷修睁开眼,长长叹了一口气。

今天没办法去墓前给你带花了。

2017-09-08 热度(14) 评论(1)
 
评论(1)
热度(14)

© 老子是天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