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步不前
绑画@北冥有鱼 川

【雷安】温暖的冬天

我要写傻白甜了,都让开!!!

极限半小时,因为还是挤不出时间来(。

和高先生一起玩的游戏ww



我喜欢冬天,因为可以正大光明的在醒来时紧紧拥抱着你汲取你的体温,将温热的,我刚喝过一口的奶茶塞到你手里,还有牵住你的手,写作帮你暖手,读作有个恋爱和你谈谈。

温暖的冬天




雷狮喜欢冬天。


没什么特殊的原因,他与大多数北方人不同,对于雪没有那么熟视无睹。他喜欢雪,从儿时接住冬季的第一捧雪时,雷狮就喜欢满眼的银白色。


小时候觉得好玩,青少年时觉得好睡觉,成年了以后,觉得好泡安迷修。


安迷修是南方人,第一次见到雪时眼睛都瞪大了。毕竟南方人对于雪,总是有一种不解的情怀,无论是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无数次,水乡的人们不如雪冰冷,却独独爱这少见的白色小花。雷狮看着安迷修伸手去接雪的模样,目光落在对方冻得通红的指尖上。


那是一双刚刚接触过季节变更标志的手。雷狮漫不经心地想着,没有目的思考的时候,他的脑子里总是会莫名其妙跳出一些奇怪的字句,有时抱怨天气恶劣,有时感叹烧烤好吃,而更多的时候,他愿意花费一些时间在内心赞扬爱人的好。即使他嘴上从来不说。


有点傻。他又一次想,拉过安迷修的手用自己比对方更宽大的掌心包裹起来。长时间塞在口袋里的手被外套保存了不少的热量,将自己的温度渡给另一双冰冷的手。安迷修愣了愣,湖水颜色的眼睛有些不解地看向他——这么暖心的举动雷狮很少做,大多数时间他更乐意看自己男朋友吃瘪。


雷狮感觉到他那傻得要命的目光,勾起嘴角哼笑了一声。他们有时候会很少用语言交流,更多的时候只需要一个眼神,十数秒的对视,就足够让彼此心知肚明。领会到的意思大多都是想要一个不算过于缠绵的亲吻,或者一个拥抱,再或者,一场翻云覆雨。


耳朵有点疼,好像又有点烫。安迷修暗暗地想,并且放弃了思考它到底是冻的还是害羞的。大敌当前,猫科动物用两只爪子抱着他的手,一双紫罗兰色的眼睛还滴溜溜地看着他,挑衅又示好。


欠抽。明明该是温情的时刻,可他脑子里只剩下这两个字了。安迷修对自己的受撩拨能力感到疑惑,原本他不该这么好逗弄的——都是这只老虎,这只猫的错。猎物心虚地移开眼睛时,雷狮就明白:他在害羞。


他天生反动派,最爱看别人为难不安的模样。可唯独这个人,这个与他私自确定了接下来大半辈子路程的人,那种样子最让雷狮厌烦又轻微恐慌。他只喜欢看安迷修笑,看他愠怒,看他脸红,而不是哭、恐惧、绝望。


雷狮第一次发觉这种微妙情感的时候也是在一个冬日。那时候阳光很好,他刚从学校的自动售卖机里买了罐橙汁,喝不完就丢给安迷修。对方抱怨了他的浪费行为,却也任劳任怨地替他喝光。


他无意间看见安迷修咬着吸管,而雷狮自己前一刻才刚品尝过那罐橙汁。白净贝齿轻轻啃咬着,那截被抿在薄薄两片嘴唇中的吸管,经过饮料滋润的嘴唇看起来水嫩的很。香精和水的混合物中的甜味突兀地再度回光返照,让雷狮感觉口腔中又酸又甜,还带着一些干渴。似乎想要迫不及待得到一些什么,比如一杯白开水,比如一个亲吻。


于是他便吻住那两瓣唇,安迷修震惊的模样依旧历历在目,口腔中甜橙的味道直到现在他还回忆得起来,每一个细节都清晰又动人。雷狮下意识舔了舔嘴唇,将手拿开。转而捏住安迷修的下巴,稍稍俯身与他一吻。


无法理解,真是无法理解。他亲吻的时候还要“不忠”地腾出脑子思考,半睁开的眼睛提供模糊的视野,安迷修颤动的眼睫与紧蹙起的眉头放大数倍呈现出来,雷狮松开那只捏着下巴的手,轻轻拥抱住对方。


为什么世界上能够有人这么讨我喜欢,又让我心甘情愿支付下半生的自由呢?


太不解了,可是我也不想解。


雪花落在他们的发梢,睫毛,脸颊,衣服上,留下小小一片湿润。而这一点冰凉也无法让他们转移注意力——毕竟这个时刻,这个冬天,这个全世界,都太温暖啦。






2017-09-07 热度(210) 评论(13)
评论(13)
热度(210)

© 老子是天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