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步不前
绑画@北冥有鱼 川

【雷安】沾血日。上

是富家公子哥雷狮x落魄歌手安迷修

极限一小时,实在挤不出时间了

有强迫性行为,避雷。

he还是be,让我思考一下吧……肉走微博,不好吃




你从我这里什么都可以得到,金钱,权利,名望,除了自由,以及离开我。想好背叛我的下场,支离破碎又皆大欢喜,可我们都不会喜欢。

沾血日




雷狮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就想,我喜欢那双眼睛。

在昏暗的小巷里也显得那样熠熠生辉——那抹生机勃勃的绿色,是我无论如何也想占有的。

思绪转化为行动,他从来想到什么做什么。彼时富家公子摘下他的白手套,用力甩上车门发出声响。雷狮对待自己的车实在是过于粗暴,他根本不珍惜那辆在所有穷困者眼中是天价之宝的车,因为他家里有太多辆。他跨步走向坐在巷边的落魄者,那家伙怀里抱着一把吉他,看起来有些脏,尘土落在棕色的头发上,肮脏和高贵两个自相矛盾的词用于形容他也再合适不过,他的目光像不慎迷路的旅人,迷茫又平静。

雷狮向着那个失去了翅膀与光环的天使伸出手,目光是装出来的,且难以觉察的虚伪友好——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过上好日子。他的发问会让任何一个受穷困折磨而失去理智的人牵住那只骨节分明的手,哀求着让他带自己离开,离这个贫穷之地越远越好。

落魄者的目光落在他的手上,沉默了片刻小心翼翼地发问:你想要我付出什么代价?

明事理的人总是讨人喜欢的。直白的话得到了雷狮的好感,他喜欢聪明人。那双如夏夜繁灿星空的眼睛稍稍眯起,喉结随发音上下滚动,吐出的话语挑逗而露骨。

代价?你觉得,除了你的肉体,还有什么足够支付你下半辈子的富贵呢。他如此询问,像是打着商量,并从被问者的双眼中得到了他想要的,错愕。落魄者为他没有经过掩饰的侮辱话语而感到惊异又羞愧,他线条美好的双唇颤抖着,迟疑着,将头偏向一边。

不,我恐怕不行,请您找一位乐意向您效劳的女性,我不行……他这样慌乱的拒绝,抱起自己破破烂烂的吉他想要离开。雷狮一把拽住男人的手腕,轻轻一捏,手指几乎能够摸到皮肉下的骨头。

瘦得离谱。花花公子这么想到,目光如火点燃落魄者的衣服,将他烧了个干净,起码在他的视野之中,这个人就是赤身裸体的。那些几近于“破布”形容的衣物实在说不上有多遮掩,起码让雷狮认定,他未来的宠物看起来颇带有别样的,欲拒还迎的味道。

营养不良与饥饿让落魄者使不上力气,最终被雷狮拽着丢进车里,狠狠关上车门。他惊恐的看着这个疯子,这个人贩,这个恶魔。雷狮笑了——他太喜欢看别人恐惧又带哀求的目光,那总让他充满自豪感:我能够把握一切,所有人都要向我祈求。他的手紧紧掐住男人的纤细的脖子,将脸凑到对方的耳畔,吐气之间都是扭曲而疼惜的一见钟情。

他对他说着情人间的绵绵情话。

安分一点,你也不希望某一天变成肥料被埋在我的后花园里吧。





安迷修就这么被雷狮养着了。

他也想不清楚,为什么偏偏是自己这么倒霉——先是失去工作,虽说这几年经济一直处于低谷状态,失业也是迟早的事。再然后是房价上涨,他支付不起房租,刚离开原住地两三天,就已经快没人样了。他本身只有弹吉他这一手技能,而现在几乎没有人愿意收一个驻唱歌手:没人会来酒吧里,大家都没有闲钱。

可他总是抱有良好的心态,始终相信会有熬出头的一天。安迷修觉得自己似乎也就只有乐观这一个优点了,即使日子再怎么糟糕,也是要活下去的嘛。

熬出头的一天来得太快,他莫名觉得有点措手不及。先是被丢进车里载到某个看着就很高级的庄园里,再然后就是被推进宽敞又华丽的浴室里。

安迷修泡在浴池里,心说长这么大还没享受过这种待遇。出卖肉体这种话估计也只是那个男人说着玩玩的吧。他仍然天真的想着,或许出去之后应该弹奏一曲谢谢那个好心人……虽然态度真是恶劣啊。

温水的浸泡让他感觉到昏昏欲睡,困意上涌用力拉扯着他的眼皮迫使他陷入睡眠中。脸浸入水的一瞬间他惊醒过来,头发都沾湿了不少。水进入鼻腔让他咳嗽又鼻塞,直到片刻后才调整过来。起身的时候带动一片水淋声响,他看着雾气氤氲的镜子中,自己的脸,心说有那么好看吗。

擦干身体顺便换上宽松的浴袍,他卸下一身的防备与疲劳,只想睡个觉。打开门,雷狮正坐在床上翻阅书本的场景进入安迷修的视线,他抬起头看着刚沐浴完的对方,水的湿润气息隔着数米也让雷狮感到气血上涌。他的视线顺着安迷修大开的浴袍领口下滑,一点点亲吻过两条纤细笔直的小腿,是他喜欢的感觉。

安迷修被来自对方的过火目光看得浑身不自在,抿着嘴唇尴尬地道谢一声:“谢谢您……我还不知道该如何报答您的恩惠,您介意……”

“肉偿就好了,别废那么多话。”

雷狮不耐烦地打断安迷修的话,将书本随意丢到一边漫不经心地走过去。安迷修突兀感觉浑身一颤,视线相交的时候让他再度感觉到恐慌。

狮子要开始觅食了。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49096272270313


2017-09-06 热度(174) 评论(18)
评论(18)
热度(174)

© 老子是天才
Powered by LOFTER